法大首頁 法大郵箱
首頁
動態報道

首頁 > 正文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蔡圣勤做客我校名家論壇 談20世紀英語文學的海外貢獻——以南非文學為例

2019112318點,我校名家論壇第242講在學院路校區科研樓B209會議室順利舉行。本期論壇主講人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外國語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主題為“20世紀英語文學的海外貢獻——以南非文學為例”。外國語學院副院長張磊教授擔任主持人,我校與外校的多位教師、研究生參加。

講座伊始,蔡圣勤提綱挈領地梳理了講座思路和主旨。他擬從西方馬克思主義視角分析庫切、戈迪默、布林克、穆達等重要南非作家用英語創作的文學作品,梳理南非英語文學發展的五個階段,宏觀地考察南非英語小說百年歷史的寫作傾向,為傳統的英語文學譜系增添新的海外視角。

在講座的第一部分,蔡圣勤從廣義上“英語文學”的定義入手,明確指出:不能把英語文學狹義地界定為英美文學。其版圖還必須包括海外英語文學和英聯邦國家英語文學(包括殖民文學和后殖民文學)。奈保爾、戈迪默、庫切、萊辛、拉什迪、石黑一雄等布克獎得主都是英聯邦國家英語文學的重要代表。蔡圣勤特別推薦大家閱讀艾勒克·博埃默的專著《殖民與后殖民文學》。在他看來,該書作為了解海外英語文學創作的經典學術著作,介紹了世界各地用英語進行創作的主要作家和作品,是美國大學里英語文學專業學生的必讀書目。201011月在武漢舉辦的“庫切研究與后殖民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以及蔡圣勤等于2011年主編的專著《庫切研究與后殖民文學》對新時期庫切研究和南非英語文學研究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

在講座的第二部分,蔡圣勤首先指出南非文學在英語文學譜系里的地位。他認為,南非是非洲英語文學的最前沿地帶,20世紀的南非文學中有一百多位成名英語作家。其中,多位作家曾獲諾貝爾文學獎和布克獎,已然形成了南非英語作家群。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由來已久,在20世紀竟然以國家出臺法律的方式公開承認了種族歧視的合法性。正是這一臭名昭著的制度引發大量南非作家書寫與批判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這也構成了南非文學繁榮的重要因素。蔡圣勤以他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西方馬克思主義視域下20世紀南非英語小說研究”為例,特別強調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視角對南非文學研究的重要性。事實上,南非的斗爭歷程與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高度契合,20世紀的南非英語作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影響。正是在這一啟發下,蔡圣勤在研究中以歷史為維度、以不同種族作家創作為經度的“經緯相交”的方法,把后殖民理論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充分地結合起來,成功地考察了南非一百年來數十部有價值的英語小說。

在講座的第三部分,蔡圣勤把20世紀的南非文學劃分為五個階段:驕傲的文學、覺醒的文學、抗爭的文學、勝利的文學、疏離的文學,并對這五個階段文學發展的特點進行了詳盡而深刻的講解。其中,第一階段“驕傲的文學”主要指的是南非20世紀早期的殖民地文學。由于殖民統治和黑人有限的受教育水平,黑人的英文小說沒有特別突出的成就。這一時期的白人作家博斯曼在南非英語小說譜系里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力,而他的創作自身也經歷了從早期的殖民主義傾向和價值觀向反對殖民統治、追求平等思想理念的過渡和轉變。20世紀南非文學的第二個階段是“覺醒的文學”。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南非人作為雇傭軍加入宗主國英國的反戰陣營,戰爭中個體生命的犧牲與奉獻增強了平等意識,這種意識也體現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英語文學創作中。這一時期的兩位代表作家多麗絲·萊辛和彼得·亞伯拉罕斯都深受馬克思主義影響,都曾加入過共產主義組織。20世紀南非文學的第三個階段是“抗爭的文學”。左翼知識分子同情黑人,批判種族隔離制度,代表作家有“南非良心”戈迪默、庫切、布林克等左翼作家。戈迪默的小說描寫人的異化、共產黨組織的斗爭、反種族隔離等。布林克作品反映人的異化、逃離自由、烏托邦想象等,表明作者也受到馬克思主義思潮和加繆的影響。這一時期還出現了“監獄中的文學”,如曼德拉的傳記作品《漫漫自由路》和布萊頓巴赫的監獄傳記《一個白化病恐怖分子的真實自白》。20世紀南非文學的第四個階段是“勝利的文學”,主要指曼德拉革命及執政期間英語小說的創作。黑人執政之后,被壓抑了數百年的底層黑人民眾的復仇心理發展為勝利的狂歡,成為了白人的集體夢魘。許多白人知識分子精英移民,南非一度陷入文學的低谷。20世紀南非文學的第五個階段是“疏離的文學”,主要指后曼德拉時期的英語小說創作,許多南非英語小說家移居海外,繼續為世界文學奉獻經典,如萊辛、庫切、博埃默等。

在講座的最后,蔡圣勤指出,在我國已經被研究的南非20世紀英語小說家僅有十位左右,被中文譯介的作品非常有限,相關研究的深度和廣度也還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

在接下來的提問環節,蔡圣勤對師生提出的一系列問題給予了全面細致的解答。首先,張磊提問:在后曼德拉時代,南非文學中有沒有涉及南非白人對自身境況的思考?作品中是否探討了推進和解的可能?蔡圣勤回應:南非的“疏離文學”繼續在海外為南非文學做貢獻。譬如,庫切在離開南非后創作的“耶穌三部曲”中對南非土地的未來便進行了全新的想象。系列小說中存在著一個烏托邦社會的建構,涉及法律、教育等方面,或多或少能夠看到一些社會主義的影子。接下來,德語所副所長李燁博士提問:種族隔離制度是南非文學創作中的一個重要主題,那么南非小說對這一制度的描述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蔡圣勤回應:白人和黑人在就學、居住、乘車等日常生活的諸多方面都不能得到和白人同等的待遇,白人黑人不允許通婚,臭名昭著的“宵禁制度”更是限制了白人的合法權利。以穆達為代表的一批作家在其作品中對這些不平等現象進行了批判。之后,有研究生提問:后曼德拉時代,南非作家移民去美國進行創作,為什么會得到西方國家的認可和喜愛,甚至屢獲文學大獎?蔡圣勤回應:這與西方文學的獵奇心理有關。這些南非作家的作品中對南非的描寫能夠滿足西方讀者對于邊緣地區和欠發達地區的想象。另外,文學作品的陌生化效果、文學作品中的非自然敘事等都是這些文學作品吸引讀者的魅力所在。

蔡圣勤教授在南非英語文學研究中采用的鮮明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視角,他對南非文學百年發展歷程高屋建瓴的分析和講解,使在場師生備受啟發。他的講座大大擴展了我院師生研究英語文學的視野,為我院師生深入了解和研究南非英語文學帶來了新的契機與思考。



五百万彩票网